发达热线: 0791-86117178(行政) 0791-83892085(经营)

行业动态

您当前位置:
经济新常态下投资到底该怎么投?
发布日期:2016/4/25

——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固定资产投资司司长许昆林谈投资政策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一季度我国的经济增速达到6.7%,虽然低于去年同期,但多项重要指标呈现向好趋势。其中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稳中有升,同比名义增长10.7%,增速比上年全年加快0.7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回暖,同比名义增长6.2%,增速比上年全年加快5.2个百分点。不过对于投资,人们总是一方面倚重它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另一方面又担心投得不准可能会造成重复建设或者产能过剩。
经济新常态下,投资到底该怎么投?供给侧改革中,投资又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固定资产投资司司长许昆林日前就当下投资政策及中国的经济形势接受媒体采访。

  投资增长企稳回升 专项建设基金功不可没

  对于投资企稳向好背后的原因,许昆林表示,为应对经济下行、发改委在投资增速不断下降的情况,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国家发改委会同各地方、各有关部门不断加强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打出了促投资、稳增长政策的组合拳,起到了一些积极成效,投资企稳回升。这些措施主要包括设立和投放专项建设基金,加强了重大工程的调度以推进重大工程的建设,推出了11个重大工程包等。另外,还积极主动地做好政、银、企、社合作的对接,为项目去找钱,并且下大力气推广了PPP项目。统筹简政放权,放、管、服结合。最后大家还下大力量建成了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的平台,这个平台也提高了审批效率。
谈及投放专项建设基金,许昆林给予了肯定。他说,投资增长企稳回升,专项建设基金功不可没。地方政府形容它是最大的好招和实招。从去年8月份开始,按照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方面推出了专项建设基金。它是通过发金融债,然后设立专项建设基金。这个专项建设基金的投向,包括改善民生的棚户区改造工程、重大水利工程、三农建设工程、轨道交通等一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交通能源等重大基础设施工程,包括铁路、机场、高速公路、新一轮农村电网改造等等。还有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转型升级的一些建设项目。
对于投资方面,许昆林说,纯公益性的项目国家通过中央预算内投资来投。一些收益比较高的项目由社会、市场、民间资本来投。中间基础设施这一类,有一定回报,但回报率又不高,需要资金量又很大,建设周期比较长的项目(过去是一个薄弱的环节)通过专项建设基金来投。它的回报率一般在3%~5%的比较多,这样的回报率社会资本一般不太愿意进入,但是又是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特别需要的,也就是大家的短板,这是补短板的一个重要政策。

  投资是供需两侧发力最佳结合点

  专项建设基金是很重要的一项稳增长的举措。许昆林先容,专项建设基金和一般的投资基金有很大不同,它是一项重大的投融资创新。它的特点有:第一把几大政策包括投资、财政、金融、产业政策等紧密结合。第二它补充了投资项目的资本金,增强了地方投资的能力。第三它也有力地带动了结构的调整,包括转型升级。第四它有效地促进了金融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很好地解决金融资金错配的问题。金融资金的使用一般时间比较短,成本比较高。通过专项建设基金转换以后,财政贴息90%,年化利率1.2以下,而且它时间比较长,可以用10年、20年,甚至更长。它所投向的基础设施的领域规模比较大,建设周期比较长,需要长期的资金,回报率比较低,所以需要成本低一点的基金。专项建设基金最大的特点就是资本金注入,而资本金相当于买房的首付,首付有了以后,银行就可以给你贷款了。项目资本金解决以后,商业银行就可以贷款。
投资、消费、出口是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而投资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驾”。关于供给侧改革,在扩大消费和化解过剩产能这些领域当中,投资的作用又是在哪里?在供给侧改革当中,投资会发挥怎么样的作用?
许昆林指出,投资是影响经济发展最活跃、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阶段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尽管一季度投资形势有所好转,但是我国的经济下行压力不容忽视。所以在拉动经济发展三驾马车中,外需转型难有大的起色,对于稳增长来讲,消费起到基础性的作用,投资应该是发挥关键性的作用,所以扩大合理有效投资,同时还能够补短板、调结构,并且能够推动培育发展新动能,起到一石三鸟的作用。
许昆林认为,投资在当期是需求,从长期看,项目建成以后,投资实际上是有效供给,所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投资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投资应该是供需两侧发力的最佳结合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里头有五大任务,其中补短板非常重要,而且补短板主要是要靠投资。

  大力创新投融资机制 丰富资金支撑方式

  国家发改委如何保证投资精准有效?许昆林指出,在工作中要十分注重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当然也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具体工作就要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分类施策,精准调控。对投资收益较高的领域,一般属于竞争性的、经营性的领域,主要由市场来投资。对一些没有收益的或者收益率特别低的领域(一般属于基础性的或者公益性的领域)主要由政府来投资解决。介于两者之间的夹心层,政府资金无力包办,市场资金因为回报率比较低不太愿意进入,这就必须大力创新投融资的机制,丰富资金支撑方式。对于公益性的领域,比如扶贫、农业基础设施、基础教育、生态保护等领域是以政府投入为主。政府投入主要是中央预算内的投资,起到一个很好的带动作用。对于“夹心层”,现在创新的方面是专项建设基金投入,以资本金的形式投入到具体项目。把握的原则就是要看得准,有回报,不形成过剩产能,不形成重复建设,不产生挤出效应。投资中有三大板块,基础设施投资、工业、房地产。一季度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达到19.6%,其中房地产是一个亮点,去年全年,房地产增长1%左右。而1至2月份是3%。去年年底,有一些分析说,可能2016年房地产增速要由正转负了,但是到了一季度房地产增速达到6.2%,回升较快。
对于当前房地产增速回升,许昆林说,6.2%的速度相比去年的1%和1至2月份的3%回升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但是要相比过去20%、30%的投资增速,它现在还属于一个比较低位的投资增速。对于房地产分化比较严重,一线城市以及部分的二线城市,主要应该采取的是控房价,促进健康发展。对于三四线城市以及一部分二线城市,去库存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重点还是要在去库存上下功夫。
对于基础设施投资会不会有大量资金急速进场的情况,许昆林认为,政府资金还是非常有限的,像中央预算内的投资也就是5000个亿,现在整个全社会固定投资总额已经达到56万亿,中央政府预算内投资不到1%。因此将重点保一些公益性的领域。同时要创新投融资的方式,要大量撬动或者调动银行资金还有社会资金来投入。 (建筑时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